Zedeo

学着市场营销混吃等死
日子困顿了就写写诗
偶尔推歌

帕格尼尼和刺客信条,伴了一个难眠的夜。


一束光射进了胸膛
在她的眼中,世界是荒诞,世界是凄凉
红色的消防斧劈开大地
露出了同样红色的迷茫


这光与她交汇
绵软、细腻、昏沉、狂妄
光射穿了她,撕裂了她,吞没了她,目空了她!
红色的她,迷茫的她,要爆了!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事实

世上无事原样
除了远方
世上无事变化
除了你

二零一八年六月

周四

我是种子
也许是树的种子
是不经事
是路人随意丢弃的核儿
也许你同我一样

你说:“我恨。”
我又何尝不是
你可知道多少丛林在笑
树洞里流出的泉水
将烈火灼烧

马达的轰鸣一遍又一遍催醒
是笑容
是露珠的梦
他滋养着即将远行的种子
也怨恨、有来由或无来由的切齿地恨着

而我、早已注定深扎这片土地
我最知道她的苦痛
花草一样,青风一般
也许有那么天,我早已死了
你或可远远地望见我伫立的影子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

冷户斜月清照
寒门暗香怯生
天高水远千梦
人静楼空一灯

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

写出垃圾倒是不难……因我天天都在写
滥用比喻也算是丢了惜抱先生的脸

古早的三

衰与生啊
你们在寒夜里发呆
两个人好像等到母亲的儿子
痴痴地凝望远方升天

倒映在水中、那一泓眼泪
摧了路人
热烈的生命的洪流之中
泪水亦有万光的世界

你临别了、都回去了
我已忘记了这日光出于大海
当年追逐着、嬉笑
涌现了无量数的理想

看两颗惨白的眸子
灭尽于大海的历史
那被生命诱引的应许的地方
写来都是愚昧同虚妄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在原野
在天下
在万般而无垠的宇宙
做一粒沙砾
做一颗埃尘
美丽而无奈
孤独地、无目的地漂流
生来渺小,卑微地映射别人的光亮
也生来伟大,总是将光带向角落与远方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误会

在长久不灭的迷雾里沉默
在闲闷中寻找桀骜的身影
跳着飘逸的舞蹈
踩着节拍,一、二,
又好似全无章法的幼童的焦疏

迷雾是无情的
多情不过是我
我有江南的魂魄
却没有她明净的心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

A Brighter Summer Day.

无意识

黑暗是平地
流水是孤寞
巴赫是飞升的尺
落花是归巢的雁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

2 / 29

© Zede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