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deo

公交车诗人 常年混迹于魔都169路公交车
诗非坐公交不能写也=_=

汉谟拉比

梦见了、我想我梦见了
底格里斯河的巨灵、众法之表
阿摩利土地的万世之王
他是过去和现在,也是楔形文字刻下的未来
回荡在天地的,是他的歌声
像那撕裂古今的巨浪
不断地、不断增长
他的前路一派康庄
他的背后寸草不生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夜

梦游江浙感怀

天台亭低树
鸭城路细孤
江浙不在雪
春浦但当哭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

澄清

在这阴冷的下午
我盯着远方的黑砖颤抖
它好似公堂上一块醒木
只一下
便醒了我

我想
在公堂上,我应作些澄清:
我们这种沉默者,都确是恶心的罪人
但无论如何,生活应当继续
因为各处都有他的原则
这使我们入不了地狱

天堂接收小人
地府不纳恶鬼
你我,除了盯着醒木或黑砖发痴
又能到哪里去呢?

二零一七年九月

夜眺浦江有感

桥断舟斜江岸森
楼危树小月影沉
我生蹉跎待江月
不知江月待何人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夜

空蝉

渐渐地,上海入秋了
太阳放假了
叫仙人们失去了影子
酒红色的天空落着泪
渗入掉到地上的透明壳子
叫做空蝉

邻人家的波斯菊
笑容里有着咖啡的气息
像极了海那一边的小曲
却也不知是在笑谁

空蝉也不知道
在风中
在变换的季节里
痛哭都无力
只能在都市里日夜求乞
在人海中淹没
空洞的胸中
没有声音
没有梦想
只有习惯了的微笑
和夏日的回忆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

那些灰的白的骨头在地上跑着

那些灰的白的骨头在地上跑着
披着黑麻佝偻
健壮得如同夏日的牛犊
也朽木般干枯
空洞的眸子里有着红色的秋装
拿着笔,吃饭或者睡觉

这秋装里似乎也没有皮骨
只装着样子过活
他们也希望是斑斓的呐
但又如何?

那些彩色的魂魄啊
都飘走了
而那些跑着的
终究要在这红色的冬天里
匍匐着赶路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

晚路随想

靖宇中路的悬铃木上落下一片叶子
在灰灰的人骨上盘旋
而后发光
最后消失不见

这路上太黑
鸟儿找不到归途
便在人骨上头盘旋
也像那叶子一样发光

那天使样的迷途的孩子
风一样潇洒
却柴一般瘦
也有着和那悬铃木一样的脱发的忧愁

这美丽的雏儿也只是个过客
他总会走的,就像平常那样
消失不见是日常的剧情
主题曲还是熟悉的节奏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九日

Carbon-14

I'm Carbon-14
Hypnos,“Tis thee?”
O,for a eternal of sleep!
that has been huge long time in the deep-delved earth,
Waking of comeliness of ancient flowers and the underland of me.
What ought to be remembered of me,
That is thy heart shall know and see.
It is all me,immortally and unquestionably.
And even leaden...

我以我头向敌刃
身首异处魄犹存
血染赤县青山碧
骨化素雨济海深

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

想做大学老师 不知道能不能达成目标=_=

桃花

春来红串绿
便引枝头去
莫笑花落早
化雪杀秋菊

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

考试时花三分钟随便写出来的玩意儿
不是很满意

1 / 23

© Zedeo | Powered by LOFTER